泗洲佛祖更多
您好,你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泗洲佛祖

2014年12月19日考古學者對盱眙境內的泗州城遺址考古發掘

2014-12-21 来源:高级管理员 作者:漳州古龙溪县鹳林寺 点击:1400

"东方庞贝"泗州城历史渊源传说揭秘 曾借海市蜃楼现世

 

2014年12月19日,江蘇省淮安市盱眙縣,考古學者對盱眙境內的泗州城遺址考古發掘、文物保護工作進行研討。因洪水肆虐而被深埋水下330多年的“東方龐貝”泗州城,經過南京博物院考古所三年多的考古發掘,已確定了古泗州城遺址範圍,一大批珍貴的文物“重見天日”。下面一起來了解下"東方龐貝"泗州城歷史淵源傳說吧!

"東方龐貝"泗州城曾借海市蜃樓現世

水漫泗州的故事,數百年來一直在民間流傳盛廣,故鄉老人一提到泗州城,馬上就向孩子們講述水漫娘娘那個女妖,在泗州作惡,被仙人張果老施妙計被檎,用鐵練鎖在龜山腳下的那口深井裏的動人傳說。孩子們問:“為啥要用鐵練鎖起來呢?”老人說:“防止她淹了泗州城,再到其它地方興風作浪,坑害百姓”。

人們借助傳說,寄托對美好生活的想往和追求。今天那口老井還在,鐵練還在,而泗州城卻離我們而去,消失在茫茫的淮河裏。

一九六三年,淮河流域遭遇特大旱災,盱眙境內的淮河幾乎斷流,洪澤湖水位大幅度下降,部分湖底幹枯開裂,淮河水下古泗州部分城墻外石堤也都顯露出來,明祖陵的石人、石馬也都顯露在河灘上。可是誰也無法確認,泗州城遺址的準確位置。人們在一片茫然中感到悲涼,失望。

那年,第一山對面,淮河上空,出現過一次海市蜃樓的天象奇觀,城墻、街道、樹木、人流、馬動,隱約可見。人們又說,那是泗州城再現。總之,泗州城近鄰山城的故鄉,父老鄉親,對她在朦朦朧朧的記憶中,深深地懷念,對她寄托著無限的情思。

難忘那個公元1860年,泗州城在暴風驟雨中飄搖,,嘆息,最後遭到了滅頂之災,成為世界上唯一沈入水底的災難性城市。曾經有著九百年的輝煌歷史名城,一下子從中華版圖上抹去了位置,它消失在茫茫的水底世界。

古泗州城遺址究竟在哪裏?當時的情況怎樣?現在又無新發現?這是人們一直關註的焦點。人們總是對考古工作產生濃厚的興趣,寄托著某種期望,心靈深處在獵奇心理的籠罩下,常常出現過許多沖動和幻想。

近日,國內一流的知名考古、旅遊專家們齊聚盱眙,對古泗州城的遺址,考古勘探成果、遺址的保護利用,開發可行性報告進行論證,論證的結果,使人們感到十分震驚。

這座古城遺址,只有十分之一在水裏。完全打破了古城淹沒在湖底的渺茫結論。現已探明:古泗州內外城墻、五座城門、四條街道、馬面建築、月城建築及其特殊的構造。一系列數據,把這座城市的風貌十分準確地展示在世人面前。尤其令人驚喜的是,她在泥沙和水的封閉狀態中,完好無損地原汁原味地沈靜在地下,“凝固”在320年的狀態。一個名副其實的中國龐貝城,在中華大地莊嚴地宣告,一個早已消失數百年古泗州城的名字,又開始被人們叫響,激活。媒體傳揚,人們奔走相告。古老的山城盱眙,正洋溢著旅遊開發的聲浪。處於空前繁忙振奮的精神狀態中。

專家認為,古泗州城的未來,無疑是一個傑出的世界遺產和遺址的精品。旅遊開發的價值和潛力不可限量。“考古遊”的模式是其獨特的魅力所在,她有著豐富的文物積澱和歷史積澱。古泗州城比龐貝城更具有特色和吸引力。

 

 

"東方龐貝"泗州城歷史淵源 深埋水下330多年

古泗州城於清康熙十九年(公元1680年)被洪水淹沒於洪澤湖底,隨後失蹤330余年。這與因火山爆發而被掩埋的意大利龐貝城類似,因此被稱為“中國的龐貝城”。300年來,人們只知道古泗州城位於今淮安盱眙境內,卻不知其具體位置,甚至猜測它仍潛藏在洪澤湖下,而6月4日在盱眙舉行的全國專家論證會上,記者獲悉泗州城已經被準確定位,有望重見天日。

據考古項目主持人、南京大學賀雲翺教授介紹,古泗州城呈橢圓形,長1.9公裏,寬1公裏,面積約2.5平方公裏,共5個城門,每個城門外都有扇形的甕城,因此形狀酷似少了一只腿的烏龜。古泗州城位於淮河北岸,每年都要遭受多次水患,采用這種圓弧形的輪廓,可以削弱洪水的沖擊力,保護城墻。去年初以來,他主持的勘探工作用洛陽鏟共打了10000多個探孔,已經確定了東西南北門及香花門的位置。

在他的帶領下,專家組首先來到位於泗州城西北角的西門遺址。在開挖的小溝中橫臥兩段磚石砌起的城墻,泡在淺淺的水中。泗州城采用磚包墻,內外兩側是厚度近2米的磚石墻,中間是十幾米厚的夯土,而埋在地下的城墻高達到4 6米。據介紹,泗州城建於唐興於宋,現存遺址為明代所修,但由於宋代的黃河奪淮和明代“蓄清刷黃”政策,使得淮河水位擡高,威脅泗州城。清康熙十九年,在連續下了70天暴雨後,由於西門附近的城墻倒塌,洪水一夜之間淹沒泗州城。據記載,地方州官在城樓上辦公達11年之久,直至這座繁華城市徹底沈沒水下,被泥沙層層埋藏。

隨後參觀的香花門遺址位於泗州城西南,唐代為迎僧伽大士真身歸泗而特開,因香花迎入,故名香花門,僧伽被認為是觀音菩薩的化身,為他而建的普照王寺是當時全國五大名剎之一。賀雲翺說,香花門位於古汴河岸邊,即隋煬帝開鑿的京杭大運河通濟渠的一段。汴河穿城而過,與宋代開封相似。汴河使泗州成為唐宋時期的漕運中心,有“水陸都會”之稱,泗州因此而繁榮。記者能看到的城墻只有2米,但在地下4米的底部的厚度達20米,這樣古城被水位很高的洪水包圍時,巨大水壓才不至於將城推倒。

而東門月城遺址則是看到的最長的部分,城墻長約百米。該處原來泡在魚塘裏,抽低水位後城墻才水落石出。這段城墻的磚石由石灰和糯米汁粘合而成,雖然在水下和泥沙中隱身300多年,依然沒有任何傾斜和坍塌的跡象。據魚塘主人介紹,因為城墻異常堅固,幾年前挖魚塘時使用了炸藥才拆毀一段城墻。而盱眙文史委員會主任陳琳主任則告訴記者,泗州城每個城門外都建有六道月城和六座月門,洪水來時,先封閉月門,行人從月城上出入,這種形式在國內是獨特的。 南京博物院考古所所長張敏說,泗州城是中國唯一的災難性城址,它凝固在320年前的狀態,如果發掘出來,會是原汁原味的明清古城。意大利龐貝城挖掘與保護同步進行,所以200多年來才發掘了一半多,古泗州城同樣是不可再生資源,對其開發利用不能草率從事。

據俞振新教授介紹,此前曾提出三種方案:挖掘恢復部分官署和長街,重現當年繁華,用鋼化玻璃隔水,遊人就像在“水底世界”,低頭看古城,擡頭看遊魚;開挖部分街景,同樣罩上鋼化玻璃,遊客在船上透過玻璃罩向下觀賞泗州古城,確保泗州城得到絕對保護;街道、城樓等分片恢復成水下、陸上、半水淹等景觀,遊人可在水下、陸上、船上遊覽,一睹水淹泗州的驚心場面。

 

"東方龐貝"泗州城歷史淵源

在淮河流入洪澤湖的咽喉之處,有兩座遠近聞名的山。南邊的一座是龜山,北邊的一座叫老子山。距兩山不遠處的洪澤湖底,原本是一座繁華了千余年的泗州城,至今已被洪水淹沒了三百余年。要問龜山、老子山因何得名?泗州城怎會沈睡湖底?這裏有一段奇妙的傳說。

很早以前,東海住著一條惡龍,叫水母娘娘。她面如青猿,形似烏龜,一貫不務正業,專門興風作浪。她心裏最恨兩個人:一個是上界的老子,曾用聚寶盆破了她的法術;再一個是下界的朱元璋,設計搗了她的巢穴。水母娘娘發誓,非報此仇不可!俗話說得好:“愚者千慮,必有一得。”她搜腸刮肚,到底想出一個報復的法子。於是遛到東海龍宮,偷來一副神桶,挑了三江之水趕奔泗州城,一心要漫掉城北老子住過的老子山,沖毀朱皇帝的三代老祖墳。

水母娘娘的歹毒之心,老子早已看得明明白白。他自言自語道:“人沒傷虎心,虎有傷人意。非得教訓一下這孽畜不可!”這天,他變成農夫模樣,騎著青牛趕往泗州城,這時,水母娘娘也擔著水來到泗州城門前,她放下神桶,稍事休息,正考慮這水如何擺布,說時遲,那時快,老子把牛角一扳,青牛撲到桶邊喝起水來。起初,水母娘娘並不介意,心想,一頭牛,能喝多少水?連正眼也不瞧一下,可再等她轉過身來,大吃一驚,原來青牛幾口就將兩桶水喝得只剩下桶底一點點泥漿了。只見端坐在牛背上的老子放聲大笑道:“水母娘娘少弄鬼,青牛喝去三江水,勸你以後多積德,千萬不可再胡為!”說完老子騰空而去。水母娘娘哭笑不得,捶胸頓足,氣一陣罵一陣,最後把桶底剩下的一點渾漿猛地往城頭上澆去。她這一潑,頓時白浪滔天,泥沙翻滾,偌大的泗州城頓時無影無蹤,只見茫茫一片,無邊無際,後人就稱這片大水叫洪澤湖。

水母娘娘望望老子山,洪水才漫到山腳,再看看明祖陵,也只淹到墓前的石人石馬。她發狠道:“老子、青牛別猖狂,喝了三江有海洋,再擔海水漫老山,叫你認得水母娘。”她當即駕起妖風,又向南海奔去。要讓人不知,除非己莫為。水母娘娘在泗州城作惡,觀音老母早已一清二楚,她決心親自走一遭,懲治水母娘娘。於是帶上善財龍女,步下蓮臺,足蹬彩雲,一同來到老子山南邊的降魔嶺。只見觀音拔出楊柳枝,在手中的凈瓶裏蘸取少許甘露,往山邊一灑,立時綠柳成陰,樹叢中現出一座美麗的房屋。菩薩再把一串佛珠往鍋裏一放,當即變成銀絲一般的面條,撲鼻的香氣直沖雲霄。觀音老母扮成一個五六十歲的賣飯婆,善財龍女扮成她的女兒,一老一少開起飯店來。這時,水母娘娘正駕著一朵黑雲,往南而行。真是瘦狗鼻子尖,她突然聞到一陣飯香,才想起只顧報仇,已有幾天沒有吃飯了,於是降下雲頭,竄到飯店,搶過賣飯婆的蓮花碗,奪過紫竹筷,挑起鍋裏的面條,狼吞虎咽地吃了起來。觀音老母不慌不忙走上前去,抓住紫竹筷抖三下,只抖得水母娘娘心碎膽裂,哇哇直叫:“天啦!剛才還是軟和和的白面條,一眨眼怎麽變成硬邦邦的黑鐵鏈了?”,她睜開眼一瞧,頓時大驚失色,癱倒在地。原來,面前站著的不是什麽賣飯婆,而是法力無邊的觀音老母。剛才吃下的也不是什麽白面條,而是觀音老母特制的鎖心索。嚇得水母娘娘磕頭如搗蒜,連聲求饒。觀音老母斥責道:“孽龍孽龍心太狠,竟敢水漫泗州城,不聽老子苦相勸,葬送多少無辜人,善惡到頭需有報,從今不許再逞能,把你押下琉璃井,永世不得再超生!”

從此,水母娘娘就被押在淮河岸邊的八角琉璃井裏,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因為水母娘娘形似烏龜,所以,後人就把八角琉璃井所在的那座降魔嶺改名為龜山。直到現在,你若乘船來到龜山,還可以找到八角琉璃井的遺址,井邊不遠處,趴著一只兩米多長的大石龜,背上馱著一塊三米多高的石碑,上面還記載著水母娘娘被鎮鎖的傳說呢。

清康熙十九年(1680年)庚申六月某個夜間,泗州城被淮河溢出的洪水所吞沒,後雖經多次搶救,但水患難以根除,危城如巢卵,到康熙二十五年(1686年),黃淮再度大水,泗州城終於永沈水底,至今已三百多年了。

泗州始建於北周宣帝大成元年(公元579年),當時北周政府為加強泗水(古水名,發源於山東沂 蒙山,流經徐州、宿遷、泗陽註入淮河)運道和南北漕運的管理,在今泗陽縣鄭樓鄉古城村境內的廢黃河畔建城設治,由於倚泗水而建,故稱“泗州”。這是歷史上 的第一座泗州城,第一個泗州治。

到隋大業元年(公元605年),煬帝開通濟渠,歷史上稱汴渠又稱南汴。此河由洛陽帝宮西苑至洛 口入黃河,自板渚引黃河水,經開封、商丘、靈壁、夏丘至臨淮(今盱眙縣城淮河對岸、非今臨淮鎮)入淮。大運河的興起,使泗水的漕運逐漸衰敗,泗州城也必然 失去了當年的作用和繁華景象,變得一片蕭條。

 

為加強通濟渠的管理,加速物資中轉,唐開元23年(公元735年),徙泗州府於汴河口的東岸, 即與臨淮縣城(該地始築於唐貞觀年間、704年設縣)隔河相望。這裏溯淮而上可通濠梁、穎壽、信陽諸州府,順淮而下,可抵淮陰、山陽(今淮安),經運河可 直達長江。到此,泗水之濱的泗州城結束了它156年的歷史,向南遷移了190裏,開始了它的新歷程。

北宋景德3年(1006年),徙臨淮縣治於徐城驛(今泗洪臨淮鎮),泗州遂成為跨汴河兩岸的重鎮。隔河與淮河南岸的盱眙縣城相望,相距5裏許。

據《泗州誌》載:泗州在州境極南,面長淮對盱山,城肇於宋,舊有東西兩城,皆土築,明初始更磚 石為之,合為一城。周長九裏三十步(約合4245米),城墻原高二丈。嘉靖36年(1557年)遭倭寇圍攻,後加高至二丈五尺。據《泗虹合誌》載,泗州共 五座城門,東門有回龍橋,西門有永寧橋,南門仿嶽陽樓制,巍然壯觀。在南門與西門之間開一門曰香花門,北門名朝闕樓。泗州城諸門皆有水關,西門金剛渡,北 門鐵窗欞。為防洪,城外還建有6道月城,6道月門,月門像雙閘門套閘一樣,城外發大水時,先堵住月門,行人從月城堤上出入。這種形式的古城在國內是罕見 的。鼎盛時期城中有街道15條,巷道34條,橋梁16座,有州衙、都察院等官衙建築11處,儒學署和各種書院8處,醫學建築2處,郵傳、驛館等建築15 處,鐘、鼓樓各1座,寺、廟、庵、祠等建築53處,還有壇、堂、亭、閣12處,表、坊、碑碣等21處。城區有居民9000余戶,36000余人,房舍密 集,交通便利,商賈雲集,是一座繁華的港口城市。

由於她水陸交通發達,系中原之咽喉,南北之要沖,其政治、經濟、文化、軍事地位十分重要。唐、 宋時,皇家漕糧皆在此中轉,成群結隊的船只在此停泊。當時有詩贊道:“官艫客鯿滿淮汴,車弛馬驟無間時。”日本僧人成尋,於宋寧熙5年(1072年)到中 國交流佛事時,曾舟泊泗州城,目睹繁華活躍的商情和“夜火連河市”的盛景時說:買賣寶物、食物如杭州市。

泗州城面臨長淮,近旁河湖交叉,前近盱眙諸山,東北隔淮與龜山、老子山相望,北有13裏的明祖 陵,是一座“山水朝拱、風氣凝萃”的景色秀麗城。有泗州十景:即浮梁練影、回瀾晚鐘、淮水浮煙、盱山聳翠、禹王臺曉月、靈瑞塔朝霞、濕翠堂春霽、掛劍臺秋 風、九岡山形蜿蜒、一字河流環帶。還有全國當時五大名剎之一的普照王寺,其主體建築僧伽塔,高300尺,影投淮水,蔚為壯觀。這些迷人的景致,歐陽修稱 她:“蒼雲碧天竹色靜,暖日撲地花日繁。”蘇東坡贊她:“淡涓涓,玉宇清閑,望長橋,燈火亂”。“宋四家”之一的米芾知漣水軍過汴口時,留有:“京洛風塵 千裏還,船頭出汴翠屏間”的絕句。到了明朝,泗州城更是船舶如流,店鋪林立,商賈如雲,酒旗斜豎。泗州城的政治、經濟、文化達到了鼎盛時期。

泗州城的空前繁榮除地理條件得天獨厚外,還有一個及其重要的原因,即明祖陵的修建。朱元璋打下 江山後,在泗州城北13裏處找到了朱家祖墳。於是大興土木建造了明代第一陵——明祖陵。在此朱元璋葬下了高祖、曾祖衣冠及祖父的屍骨。明祖陵的聲威既給泗 州城帶來了空前繁榮又給其帶來隱患。

南宋紹熙五年(1194年)黃河侵汴、泗奪淮,給淮河流域帶來巨大的災難。元、明、清三代建都 北京,南北漕運成為保障朝廷供給的生命線,元至元三十年(1293年)貫通了南北大運河,黃、淮、運交匯於清口(今淮陰縣碼頭鎮附近),由於黃河的急流和 泥沙,使運漕治理面臨著復雜的局面。明代統治者為保明祖陵的風水王氣和皇家漕運,大築洪澤湖大壩,人為的擡高了水位。面對水患的威脅,有人提出分泄淮水入 長江,以解泗州倒懸之急。而總理河漕的潘季訓,以“祖陵王氣不宜輕泄”為由,反對分洪救城。潘季訓被削職後,朝廷特派巡按禦史邵陛前往泗州治水,邵陛所築 的邵公堤和保護明祖陵的磚石堤,雖然換來了暫時的太平,但其結局已註定了泗州城難逃淹沒的厄運。清朝實行了"減黃助清"的策略,增築了高家堰,形成並不斷 擴大了洪澤湖,造成了"堰堤有建瓴之勢,城郡有釜底之形"的懸湖。

泗州城的地面比現洪澤湖低四米左右,造成的歷史上的多次“水漫泗州”,貞觀3年(629年)至 南宋紹熙五年(1194年)的500多年間,受大水災患就達29年;宋時黃河南徙後,攔入清口,遏淮不得直下。自明萬歷19年到21年(1591—— 1593),泗州連續3年大水,洪水翻城而下,魚遊城關,舟行樹梢,百姓死者不不計其數。加之康熙19年(1680年)夏秋,山洪爆發,淮河下遊淤塞,河 水高出堤外數尺,靈瑞塔在水中如砥柱,後與州城一起沈沒;“環泗州城廓,公私廬舍漂沒無算”。官民欲待洪水退後,重整故土。到康熙二十五年(1686年) 六月,黃淮又發生了大水,泗州城已不見蹤影,淹沒在滾滾狂濤的洪澤湖底,千年古城“永為黿鼉之窟。”成為世界上的第二個龐貝。

統治者只知築壩攔水,不思疏導根治水患,最終導演了這座千古名城沈沒的悲劇。

後人曾對水淹泗州傳說很多,甚至帶有神話的色彩。一則傳說是,大禹治水時,曾降伏淮渦水妖無支 祁,後無支祁又興妖作怪,借來東海之水,淹沒了泗州,最後終被觀世音所捉,"鎮於龜山之足"。還有一則傳說也很有意思,是說八仙之一的張果老騎毛驢路過泗 州,討水飲驢,誰知小毛驢見水猛喝,水母娘娘擔心把自己的水喝光,急忙上前搶桶,不小心把水桶搞翻,結果造成洪水泛濫,水漫泗州。玉皇大帝得知此事,非常 氣憤,派天神捉住了水母娘娘,將她鎮在盱眙縣寶積山中的琉璃井裏。

流傳最廣的一個傳說,則是把泗州城的淹沒歸結為一場才子佳人的愛情糾葛,有一出戲《虹橋贈珠》 即取材於此。三百年來民間唱戲的、說書的,常常在戲臺上演此不疲,在街頭巷尾,津津樂道。故事說泗州知州的公子白生赴京趕考途徑洪澤湖,與湖中神女淩波仙 子邂逅相遇,淩波仙子愛戀白生的聰明俊俏,想結秦晉之好。但書呆子偏偏功名要緊,情竇不開,執意不從,淩波仙子愛極而恨,一怒之下,以水報復……

泗州城被洪水淹沒之後,州治不得不寄治於盱眙。至乾隆42年( 1777年),泗州移治於虹縣(今安徽省泗縣),州縣合一,仍為泗州,但已不是原存的泗州。1912年中華民國成立後,廢州為縣,稱泗縣。由於泗州城被 淹、泗州治的變化及更名,從而結束了歷時1333年的泗州歷史。

泗州城南田脫險

洪澤湖畔有個泗州城,明代屬鳳陽府,據歷史上記載,它是在康熙年間地震時陷進洪澤湖裏的。據說有人到湖底裏還能摸到城墻。惲南田在這裏差一點遭到不測。

惲南田雲遊天下,揮毫寫生,很多名山大川,都有他的足跡。有一次,他帶著書僮來到了泗州城附近。正當他要進城時,遇到了一個白胡子老頭。老頭步履蹣跚地迎面而來,走到跟前,一把拉住南田說:“公子,你不能去泗洲城。那裏即將遭劫,進去就要大禍臨身。”

南田一聽很詫異,就問老人:“老丈,泗州城要遭什麽劫?你能告訴我嗎?”

“天機不可泄漏,我因你是忠良後裔,才誠意相告,叫你不要進城。”

南田見他不肯說明原委,心想自己已經到了泗州城,那有憑這老頭一句莫名其妙的話就不進去的道理。於是便恭敬地向老人行禮致謝,同書僮繼續向泗洲城走去。不一會,突然又見老頭迎面而來,一把拉住他說:“公子定要進去,我有一言奉告:離你住處五十步開外,有一對石獅子。一旦看見石獅子眼裏出血時,就要一步不停地離開泗州城,否則就晚了。切記,切記!”說完,老頭就頭也不回地走了。

南田和書僮見老人行蹤飄忽,並且又如此反復叮囑,心中不免疑信參半。他們進城後,找個寺廟住了下來,順便到街上去看看。果然在離他住處五十步開外,有一對石獅子。這裏原來是一個破落大戶的舊宅。旁邊有個肉鋪子,屠夫正在宰豬賣肉。南田心裏想,老丈說得不錯,倒要當心點。於是每天早上起身後,都叫書僮到那裏去一次,看看石獅子眼裏是否有血。一連幾天,書僮去看一眼石獅子轉身就走,結果引起了屠夫的懷疑:“這個外地的小後生,天天到我這兒來張望一下,又不買肉,莫非懷有什麽歹念!”

第二天,他見書僮又來了,待書僮轉身要走時,屠夫上前將他一把抓住,問道:“你這個後生,每天到我肉鋪子前來探頭探腦張望一下就走,又不買一點肉,究竟搞的什麽鬼名堂?”

書僮給屠夫突然一問,一時張口結舌答不上話來。屠夫便更加懷疑。緊緊揪著書僮不放,書僮沒有辦法,只好把實情告訴他:“我家主人關照我天天來望望那對石獅子。如果石獅子眼裏出血,泗州城就要遭大難了,我們就要趕快逃命。”

屠夫和周圍的人聽了,都哈哈大笑起來。屠夫想,石獅子眼裏怎麽會出血?我可要同書呆子開個玩笑,叫他上個當。讓他也知道泗洲城裏沒有象他那樣的大傻瓜。第二天一早,他宰豬時,故意把豬血往石獅子眼裏一抹,不一會,書僮來了,看見石獅子眼裏果然有血,嚇得立即轉身就跑。屠夫看他那驚慌的樣子,心裏很得意,在一旁哈哈大笑。書僮跑回廟裏,大聲喊道:“公子,不好了!石獅子眼裏出血了!”

惲南田一聽,倒也不敢怠慢,兩人立即收拾書籍行李,匆匆離廟而去。只聽得身後一片哄笑聲,他倆也顧不得這些了。正當他們剛跨出城門,還未過吊橋時,只見天地相連處白光閃爍,天空中雷聲隆隆,隱隱約約傳來喊聲:

“且慢,且慢!一主一仆未出,一僧一道未進!”

他倆急步過橋,只見前面道上果真有一僧一道緩緩地迎面走來。這時南田更覺悚然。他帶了書僮使出吃奶的力氣朝前急奔,又走了不到半裏多路,只聽得背後一陣山崩地裂似的巨響,他倆震昏倒地,也不知經過多久,到醒過來後才知道,整個泗州城已在剎那間陷進了洪澤湖中,成為一片沼澤了。

“中國龐貝”面紗漸啟

古城大部就在淮河邊

300多年前,曾被黃河奪汴入淮洪水淹沒的古泗州城,在傳說中一直被認為在洪澤湖和淮河水中。南京大學文化與自然遺產研究所經過近一年的勘探證明,這座曾經作為汴河漕運中心的繁華古城,並非沈沒在洪澤湖,而是僅有110淹沒在淮河水中,其絕大部分與盱眙縣城第一山隔淮河相望。

近日,在江蘇盱眙縣舉行的古泗州城遺址考古勘探成果專家論證會上,沈睡地下長達325年之久的被稱為“中國龐貝”的古泗州城的神秘面紗終於被一層層揭開。

據推測,這座曾經輝煌了900多年的古城的絕大部分遺址,沈埋在淮河邊旗桿灘和城根灘的田園下。

城墻以石灰拌糯米汁粘接

據南京大學文化與自然遺產研究所所長賀雲翺教授介紹,此次初步勘探可基本勾勒出古泗州城風貌。

古泗州城呈橢圓形軸線為東北—西南走向,長2.05公裏,最寬處1.2公裏,總面積約2.4平方公裏,城墻長度基本與史載的“九裏古八步”相吻合。城墻頂部距地面最淺部分僅0.6米。城墻多采用石灰、糯米汁混合粘接砌築,非常堅固。目前探出4條街道,其中3條南北走向,一條東西走向。

“月城”史料有記載

目前探出的東門城墻,位於一個巨大的魚塘內,長約30米,十分壯觀。探出的“馬面”建築構造,位於西城墻的中部偏北處,是古代城墻上的重要防禦性設施,距離地表僅0.6米。“馬面”平面呈長方形,與主城墻組合成一個“凸”字形平面結構。一個叫“月城”的建築平面呈扇形,東西最大徑為40米,南北約28米,墻體砌築寬度是1.6米。史料稱“月牙形月城,平時可通船,洪水來時關上閘門擋水,行人仍可走月城出入”。

古泗州城遺址被專家認為是中國古代城市的新類型。中國現存的101座歷史文化名城,目前都不可避免混雜了從古至今的建築,包括世界遺產雲南麗江和山西平遙。只有古泗州城“凝固”在325年前的狀態,這樣的城池在世界上極為罕見。

 

下一条:台灣嘉義泗洲佛祖寺

上一条:漳州龍溪古縣城鸛林寺泗洲佛祖和南洋印尼泗水的淵源

友情链接
版權所有:下半林鸛林寺管委會
QQ群 336529594 管理員QQ: 泗洲佛祖2924481096 龍溪王氏1670602287
地址:福建省漳州市南郊顏厝鎮下半林 電子郵箱:2924481096@qq.com